2020香港马会全年资料 > 教育教研 > 学科教学 > 生物 > 姝f枃

嫁接、買號、蹭熱點……爆款假文是如何炮制出來的?

鏉ユ簮锛毼粗   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娆℃暟锛 娆°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-04-15 02:22

   導讀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,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備受關注。 2月16日,一篇微信公眾號文章——《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供貨商的懺悔書!曝光巨大黑幕!》成為爆款,網絡點擊量超1000萬次。 乍一看標題,許多人都以為這又是一篇關于疫情的輿論監督報道,忍不住先睹為快。 然而,文章內容不僅與疫情毫無關聯,更是一篇徹頭徹尾的虛假報道。

   此類文章如何炮制?為何炮制?又怎樣獲取超高點擊量?半月談記者對此灰色産業展開深度調查。 虛假懺悔書獲千萬點擊量“華南海鮮市場”“懺悔書”“巨大黑幕”,再加上雙感嘆號——在疫情形勢嚴峻之時,這些表達足以刺激每一個人的神經,讓讀者忍不住點擊查看。

   然而,公眾讀完就會發現,文章純屬于標題黨,內文與疫情完全沒關係,只不過借著“華南海鮮市場”這個熱點吸引眼球。

   文章寫的是一個名叫“徐翠芹”的水産經營商戶向公眾懺悔,説做了18年的水産生意,幹了許多危害食品安全的壞事,比如給甲魚注射黃色素、興奮劑,給魚、螺螄、河蚌、黃鱔喂避孕藥,在龍蝦中添加色素、香肉精等有毒有害物質等。

   “這是一篇早就被證實的謠言。

   ”無錫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參與辦案的民警介紹,這篇文章最早出現在2016年,當時“徐翠芹”被認為是寧波余姚的。

   寧波媒體曾調查辟謠,稱該地海鮮市場查無此人。 這一次,“徐翠芹”搖身一變,成了“華南海鮮市場的供貨商”。 是誰將“徐翠芹”變成“華南海鮮市場的供貨商”?無錫警方向半月談記者出示了一份網絡水軍團夥內部的聊天記錄。

   記錄顯示,疫情防控期間,該團夥成員、涉案嫌疑人吳某在家中辦公時,在網上搜索到這篇懺悔文。 他改了一下結尾,又套上“華南海鮮市場”的“招牌”,即將懺悔文嫁接到“華南海鮮市場”上,並于2月15日15時59分通過公眾號——“嘉鴻娛文”發出。 第二天中午,吳某發現這篇文章未經任何操作,點擊閱讀量就過了10萬,便將情況報到公司工作群。

   團夥首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當即要求公司掌控的200多公眾號全部轉發這一文章,迅速增強影響力,同時進行“炸群”操作。 此後,這一文章總點擊量超過1000萬次。 運作套路多,已形成灰色産業鏈目前,這一網絡水軍團夥已有9人被無錫公安抓獲。 其炮制假文、“炸群”推送,目的何在?“用點擊量換廣告收入。 ”無錫市公安局辦案民警告訴半月談記者,公眾號文章末尾附有廣告鏈接,根據文章點擊量、廣告點擊量等數據,公眾號運營者可獲取相應的廣告收入。 吳某嫁接而成的這篇爆款文章,因點擊量達千萬,獲得廣告收益達4萬多元。

   這一網絡水軍團夥共有成員11人,來自不同地區,李某、向某是團夥為首人員。 2019年6月,李某來到無錫,與向某合作,先後在廣州、廈門、無錫等地注冊5家公司,批量開設、購買微信公眾號200多個,專門從事公眾號運營。

   據了解,從2019年9月起,這一團夥運營的公眾號開始享有廣告收益,至案發已查明共獲利近30萬元,其中到賬9萬余元。

   這期間,這一團夥運營的200多個微信公眾號炮制、轉發文章超過4萬篇。

   半月談記者深入了解發現,炮制假文,獲取點擊量,分享廣告收益,只是這個灰色産業鏈的一環,此産業還涉及買粉、買群、買公眾號、“炸群”等操作。

   在這一案件中,團夥買賣“粉絲”和公眾號是同時進行的。

   按相關規定,公眾號申請有限制,這一團夥卻運營著200多個公眾號,號從何來?辦案民警介紹,目前調查表明,這一團夥運營的公眾號至少有70個是購買的,花費了20余萬元。 所謂“炸群”,即利用特殊軟件,將這一文章轉發至數以千計的微信群中。 完成這一操作後,文章在該團夥控制的公眾號上的總點擊量超1000萬次。 其中,首發的“嘉鴻娛文”公眾號獲得700萬次的點擊量。 要“炸群”,先要加入大量的群。 辦案民警介紹,這一團夥所“炸”之群也是購買的。

   網上搜索不難發現,確實有專門網站買賣微信群。

   半月談記者點擊進入一家微信群買賣網站看到,這裏有人發布收購信息,也有人發布出售信息,買賣的微信群各種各樣,比如寶媽群、女粉群、投資群、金融群等。 一個300人左右的群售價為60元至90元不等。

   11個人要管理運營200多個公眾號其實不容易,然而對于這一網絡水軍團夥來説,這並非難事。 無錫公安深入調查發現,無論是管理公眾號,還是“炸群”,乃至“翻墻”搜索文章,他們都有專業的軟件工具和境外上網卡,只要懂得操作,一個人管理一二十個公眾號也是“小菜一碟”。

   不讓造謠、傳謠有利可圖“國家軍委一級戰備”“姚明死亡”……取證過程中,辦案民警發現,這一團夥發布的文章標題大都誇張,內容往往與標題不符。 有的甚至還打起“擦邊球”,冒充政府部門甚至公安的公眾號。 “擾亂社會秩序,損害政府公信力。 ”無錫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有關負責人説,類似此案的公眾號唯利是圖,沒有底線,炮制假文、制造謠言追逐點擊量,攪亂網絡輿論場。 辦案民警説,這類灰色産業如同傳銷,極具“傳染性”。 如李某,之前就是跟隨他人在廣州管理運營公眾號,去年到無錫開始獨立辦公司運營公眾號。

   “浮誇的語言、不實的言論、聳人聽聞的標題……背後都是為了點擊量,為了分享流量、獲取廣告收益,而帶來的潛在危害巨大。 ”辦案民警建言,消除這一灰色産業鏈,不讓無底線公眾號成為謠言“制造機”和“擴音器”,關鍵在于斬斷其利益鏈,不讓造謠、傳謠有利可圖。 一位從事網絡謠言監測與分析的公安內部專業人士説,一個非政府機構運營的公眾號,竟取名“警花説事”,顯然會誤導網民;一個公眾號以謠言獲取點擊量,還能分享廣告收益,這表明相關互聯網企業內審機制亟需進一步完善。

   上述專業人士建議,在公安機關加大打擊力度的同時,應充分發揮傳統主流媒體調查力和輿論監督作用,搶佔網絡空間,對衝無底線公眾號影響力。

   另外,還要完善相關法律法規,就此類新型案件如何定罪量刑作出更明確的司法解釋,提高司法打擊震懾力。



         

上一篇:中国梦·劳动美 广东工人艺术团“送文艺进企业”活动
下一篇:没有了

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